我要讓世界更加瞭解越南

越南最偉大的女外交家。她就是宗女氏甯――國會對外委員會副主任、原外交部長助理、原越南駐比利時、盧森堡、歐盟特命全權大使。她在順化宗室家庭出生。1950年隨家庭赴法國,1960年同家人返回西貢。1964年高中畢業,赴法國繼而赴英國就讀劍橋大學,畢業後在巴黎大學任教。其後回國在西貢(今胡志明市)師範大學英文系執教。在1968-1972年巴黎會議上,她同越共中聯部部長春水相識。一次偶然的機會兩人重逢。春水部長勸她到中聯部工作。起初,她擔任翻譯工作。據她說,這是她成爲外交家的重要起步。她知道要搞好翻譯工作,除了掌握語法、詞彙之外,還要掌握內容――黨和政府的政策路線,外交業務和藝術。在爲范文同總理、武元甲大將、春水部長和阮基石部長等翻譯的過程中她學到了不少經驗。她以博大精深的知識、富有感染力的語調贏來了翻譯工作的成功。曾在西貢僞政權衆議院大樓插上越南民族解放陣線旗的法國人瓊·皮埃爾·戴比斯聽她給1993年訪越的法國總統密特朗翻譯時把她比作精湛的金飾匠。自從調任多邊外交工作之後,她在爭取對方達成共識方面屢建奇功。她認爲對話中應該運用柔和的外交策略,剛柔相濟,兼顧雙方的利益。多邊外交涉及近200個國家,說話必須非常慎重靈巧,你說得好人家會贊揚,說得差人家也心照不宣。記得在上世紀80年代的一次聯合國論壇上,新加坡大使提出柬埔寨問題,宗室女士回答得頭頭是道,使持有不同意見的新加坡大使十分敬佩並認爲越南的道理有說服力。談及人權問題時,她肯定越南領導人很注意民心,因爲這是越南民族早在立國之初就有的傳統。關于巴勒斯坦問題和恐怖主義,她強調指出:絕不能把民族解放同恐怖主義等同起來。最近以她爲首的“越美對話”代表團對美國進行了爲期3周的訪問,在8個州、12個市、11所高等學校舉行了50次接觸活動。國內外輿論一致認爲這次訪問是成功的,因爲她不作單邊演講,而主要同美國人和越僑對話,讓他們進一步了解越南的革新以及黨和政府關於民族和睦、面向未來的主張。對於那些極端主義分子,她指出:越南還不是天堂,但從來不是你們所描寫的地獄。
在外交活動中,她嚴守紀律,特別講究正確性,而且不乏創意。在2000-2003年駐比利時、盧森堡和歐盟大使任期內,她在比利時成功地舉辦了“越南文化周”。Pascal Lamy辦公廳主任皮埃爾.戴費格評價道:越南時裝很美,很有印象,審美水平高,在時間上甚至超過日本。爲什麽她選擇時裝作爲向國際朋友介紹的項目?她認爲當今外交不一定要政治先行,而經濟和文化可以先行。文化爲交流和融入鋪平道路。在外交活動中,她喜歡坦率地對話,應該“搔到癢處”才能奏高效。
經曆了20多年的外交工作,走過了近70個國家,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但她很虛心。年屆五旬,人卻還年輕活躍,愛好藝術。她是個幸福人,有理想的丈夫,兒子正在留學比利時,家庭的民主氣氛給她增添了毅力,強化了事業心,使國際朋友更多地了解越南。
在訪問印度期間,爲範文同總理當翻譯(1980年)
在訪問非洲期間,爲武元甲大將當翻譯(1980年)
與比利時國王安貝談話(2001年).
與美國參議員托馬斯.卡佩接觸(2003年).
在呈遞國書儀式後,歐委會主席羅曼諾.普羅迪接見宗女氏甯大使(2000年5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風俗文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