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樂父子

如果以權文明藝術家爲越南玩爵士樂的第一代起算,那麽到他的兒 子權善德應該是第六代了。但不知怎 的,總想把他們父子倆寫成爵士樂的兩代人。這兩代人的距離只有25年,在越南爵士樂的旅途上他們各自打 下了重要的烙印。

從民族自 尊心……

優秀藝術 家權文明從來不講他少年時代蒙上毯子偷聽收音機和踏自行車到河內音樂學院偷學的經曆。與他同代的許多 人都說那是追求音樂夢的頗爲艱難的時代。不過,有段時間是他永志不忘的:我在賓館 、酒吧表演,聽衆主要是外國人,他們聚精會神地聽著。每次演奏完畢,在經久不 絕的掌聲中總有人走上前來問我是哪國人。他們不相信咱越南人可以玩這種雖說平 民但很講究聽者的音樂。那時,我的自尊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下決心要向人們證明 越南盡管物質條件困難,但文化領域的任何門類都不乏人才。

越南爵士 樂從此萌芽。當時,薩克管對於越南音樂愛好者還是陌生的。1988年, 通過首次薩克管獨奏會,人們開始知道薩克管,知道權文明,特別是知道冠以耳生 的爵士這個名稱 的即興性音樂類型。其後各次演奏會引起了巨大反響,他被音樂學院聘任教師。“1997年, 我榮獲優秀藝術家稱號,並面對兩種選擇:要麽舉行獨奏會以肯定自己;要麽舉辦 爵士樂俱樂部。選擇後者我可以同年輕一代音樂人一起推動爵士樂的發展,可以玩 自己之所好,可以試驗。於是爵士樂俱樂部問世了。

……到一 名學生的慚愧

 權善德走向爵士樂並非出自興趣,而只簡單地出于父親 的敦促。一天晚上,父親臨時有事,要阿德替他到法國人開的餐廳表演。因爲技術 尚未過關,他被餐廳管理人員中途請下:好了,別吹下去了,我們照樣給你報酬。大家等你爸爸來演 。”阿德慚愧得無地自容。從此,這盆冷水一直鞭策著他在爵士樂的征途上邁開大步 ,終于成爲演技過硬的權善德藝術家。

 在爵士樂俱樂部,阿德講了他爸爸所做的重大犧牲:賣 掉七把薩克管中的五把,籌款供他赴美留學,也講了他在異國他鄉的苦心耕耘以及 熱淚盈眶地站在越南國旗下接受優秀畢業證書的時刻。他體會到父親寄托在他身上 的厚望,也意識到他和同代人必須完成的任務。也許出於這些原因,25歲的阿德做到了不少事。不久前作爲留 學成績會報的四場演出,給了不少人一個驚喜。他出了兩張CD光碟,收有他的處女作,其中越南故鄉倩影,是繼他父親之後把爵士樂同越南民間樂結合起來的嘗試,但更富有創造 性,更大膽。阿德談到了自己許許多多的抱負和設想,其中突出的是薩克管同民族 樂器的合奏,他明白這件事難度很大。他希望爵士樂更走近越南公衆並把越南爵士 樂推向五大洲。

薩克管藝術家權善德在河內大劇院同紅河樂隊合演

薩克管父子雙重奏:權文明 優秀藝術家(), 權善德藝術家()

權善德在練習新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風俗文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